A A
第二章:一对狗男女

一大早,林轩就和李嫣然一起出了家门。

“你真的不再想想吗?”

低头跟在李嫣然身后,林轩决定给她最后一次考虑机会:“现在反悔还来得及。”

“我不可能反悔。”

李嫣然连个眼神都懒得给林轩,径直拦了辆出租车坐进副驾驶,一副要跟林轩权划清界限的模样,接着便从手提包里摸出一部最新款的某果手机,打开聊天软件就热火朝天打起字来,时不时咯咯娇笑着,发两句温柔的语音。

不用看,用脚趾头也能猜出来此刻跟她聊天的人是谁。

曾几何时,能让李嫣然笑得花枝乱颤,极尽温柔体贴的人,只有林轩。但时间和现实很神奇,总能改变很多东西。

不得不说,坐在后排的林轩着实有点绿。

只是他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平和,甚至因为李嫣然前一天有些伤风,林轩细致又绅士地嘱咐司机关掉了空调,丝毫不在意女人朝他投来怜悯中带着嘲讽的眼神。

毕竟家庭教养放在那儿,哪怕两人马上要各奔东西,林轩也坚信,分手时需要体面礼貌。

“说起来,去年咱们登记结婚的时候,也是打车去的吧。”

清了清嗓子,李嫣然可不打算给林轩留什么面子:“真有意思,这次也是打车去。现在想想,总该清楚我为什么坚持跟你离了吧。”

林轩没有接话。

车内的空气十分压抑,司机师傅安安静静开着车,一直开到目的地,车上都没人再说一句话。

离婚登记窗口,工作人员一边查看手续,一边问坐在面前的林轩和李嫣然:“关于财产分割问题,你们私下有没有提前商议过?”

“都给他好了。”

李嫣然满不在乎:“反正要车没车要房没房,存款不过四位数,我净身出户。”

她这副模样,与其说是慷慨大方不拘小节,倒更像一种对乞丐的施舍。

对于跟自己朝夕相处那么久的林轩,此时的李嫣然完全当他不存在,看样子心思早飞到离婚后的生活上去了。

工作人员很快走完了询问流程,把盖着公章的绿本分别递给两人。

站在民政局门口,林轩不禁感慨,跟结婚时比起来,办离婚证的效率真是高,前后不过十分钟,他跟李嫣然便已是天涯路人。

“你多保重。”

做了个深呼吸,林轩笑了笑:“和平分手,以后大家还是朋友。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,你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呵呵,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。”

李嫣然收好离婚证明,轻蔑地瞥了眼林轩:“一穷二白的屌丝,谁敢要你帮忙啊?咱们就此一拍两散,大路朝天各走一边,否则一看见你,我就会想起跟你在一起的不堪过往,当初瞎了眼嫁给你,现在我迷途知返,你还要缠着我不成?”

这个回答,让林轩心头对李嫣然仅有的一丝星火也熄灭了,取而代之的是彻骨寒意。

原来,自己在她的心目中……竟是这样不堪?

轰——

一阵马达咆哮的声响从道路尽头传来,只见一辆银白色奥迪TT疾驰着,稳稳停在了路边。

随着车门打开,从驾驶室钻出了个熟悉的身影——麻子脸,五短身材,甚至还跛了一只脚。

当真丑的不行。

然而,看见这个男人,李嫣然的脸上却一改面对林轩时的冷若冰霜,瞬间绽放出了笑容。

此人林轩倒是认识,大名杨明,虽然形象埋汰,腿脚因为几年前出车祸变成残废,三十好几还没娶上老婆,但其父是他们公司的副总裁,所以杨明从不缺钱花,也不怕泡不着美女。

看见他们二人,杨明一瘸一拐走过来,上前就热情握住了林轩的手:“感谢你兄弟,替我照顾了这么久我的女人!你放心,往后嫣然跟了我,住别墅坐跑车,家务活都由家政干,每个月零花钱想买什么奢侈品都可以,她绝对受不了半点委屈!”

这一番虚情假意的致谢,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得意和讽刺。

林轩压根儿不搭理他,而是直直盯着身旁的李嫣然:“你那个相好,就是他?”

本以为李嫣然是找到了个比自己更年轻帅气、优秀多金的男人,万万没想到,那个让自己从婚姻里出局的第三者,居然是这么个除了有钱外,其他条件不堪入眼的瘸子!

李嫣然脸红了红,不过她也不是第一次在林轩面前暴露自己拜金的本质了,很快就恢复如常:“是啊,你有意见吗?杨明又有钱又爱我,我干嘛不跟他在一起?就算坐在奥迪里哭,也好过坐在单车后座笑!”

反正以后她跟林轩也不会怎么见面了,把话全说开,又有何不可?

这次林轩彻底无言以对。他知道李嫣然拜金,但却没想到这女人已经到了没有羞耻心的地步。

“兄弟,这样真没必要。”

杨明撇撇嘴,伸手拍了拍林轩的肩膀:“你既然爱嫣然,就没理由让她跟着你吃苦嘛。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,没本事的男人活该没交配权,你早该放手了。”

“没想到你居然会相中这种货色。”

甩开杨明的手,林轩看着李嫣然,冷笑道:“亏我对你的眼光还抱有期望,真是笑死人了。”

“林轩,你什么意思?!”

这句话显然正戳中李嫣然的弱点,恼羞成怒的她当即翻脸,泼妇骂街一样对着林轩咆哮起来:“什么叫这种货色?!人杨明开奥迪住别墅,家里有后台卡里有存款,你有什么?!凭你个屌丝也有脸看不起他?!

“你一个月累的狗一样,起早贪黑加班加点,连外卖都送,才赚几千块,日常开销都紧巴巴,更别提什么车房存款,你就一三无人员!

“还有你爸妈,当初结婚的时候连面都不敢露,怕不是哪条山沟里穷乡僻壤种地的农民吧?一身土渣子味连城都不敢进?杨明他爸好歹是公司的副总,就是比你们一家高贵!

“就这差距了,你还有脸骂我男朋友?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算哪根葱!一辈子劳碌泵波的穷命,还不有多远滚多远,少在这儿丢人现眼!”

骂完后,李嫣然一把挎住了杨明的胳膊,挑衅似的看了林轩一眼,腻歪地靠在杨明怀里撒起娇来。

“嫣然,你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嘛。”

杨明搂着她,笑眯眯道:“虽然你骂的都是事实,但好歹夫妻一场,多少得给林轩兄弟留点面子不是?”

俩人“妇唱夫随”,真不愧一对天造地设的狗男女!

kywxxs快阅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