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1章:醉酒的女人,最让人讨厌
投诉

清吧里,萦绕着舒缓的音乐。

  熟悉的旋律,让坐在角落里的阮溪,忍不住地捂住了耳朵。

  那晚就是这首歌,伴随着坚硬的胸膛,温热粗粝的呼吸,让她浑身着了火。

  阮溪原本就因为面试不过,感到烦闷,最不想记起的画面,却像潮水一般朝她袭来,更让她痛苦至极。

  手机进了一条短信,是闺蜜美诗发过来的:好阮溪,我课题没做完,晚点到!

  她睨了一眼,视线立刻转移到了酒杯上,她拿过果酒往嘴里送。

  甜甜的果香,却让她不禁皱了眉头,这酒……不够烈,不能带走她的烦恼。

  她朝服务员招了招手,指着最烈的酒:“我要这个!”

  一杯、两杯、三杯……

  接连不断,她觉得胃逐渐燃烧,更难受了,原来,借酒浇愁都是骗人的。

  与此同时,阮溪的侧右方坐着的男人,慵懒地往后一靠,凝着醉酒的阮溪。

  清吧里淡蓝的光线,洒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,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多了一丝玩味。

  “怎么,陆少,看上了?”林毅一边打趣,一边把果汁递给陆南尉。

  陆南尉淡然地收回视线,顺手接过果汁,耸了耸肩。

  接着,他的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:“醉酒的女人,最让人讨厌。”

  说这话的时候,陆南尉的脑海中,还闪现了一个女人,喝多酒之后微醺的样子。

  林毅啧啧了两声,逗趣道:“但她看上去的确是个尤物。”

  哪怕他调侃都到这样的份上了,陆南尉依旧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,那冰冷的脸上,没有多少表情。

  陆南尉这样的反应也不奇怪,这个单身贵族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,要是哪天见他对某个女人感兴趣,简直就是发现新大陆。

  林毅思绪还没回来,之前明明坐在侧方醉酒女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这里。

  “你……”林毅才说一个字,就被阮溪一把拉住了。

  阮溪看着西装革覆的男人,就想起今天成心为难她的面试官:“你就是想占我便宜,不给你占,你就不录用我,世界上怎么有你这种败类?”

  “还有你,看什么看,同流合污!”阮溪转而把苗头对准了坐在那里的陆南尉,脸上还带着不耻的表情。

  男人清冷的样子,让阮溪怎么看怎么不舒服,她说完还对他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。

  陆南尉一愕,接着,他缓缓站起来,朝着她一步一步地走去。

  最后,他在阮溪的面前站定,欣长的身影笼罩着阮溪。

  他对她轻嘲一声:“知道我为什么讨厌醉酒的女人吗?”

  阮溪已经醉了,哪里还能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她眼神有些迷离,没说话。

  陆南尉一字一句,薄冷出声:“醉了酒的人,容易满口胡话……”

  说着,他睨了一眼阮溪抓着林毅的手,说:“更可怕的是,发酒疯。”

  “酒疯?”阮溪像是听到好笑的话,松开了林毅,手转而拍在了陆南尉的胸膛。

  随之,陆南尉剑眉一拢,脸色阴沉下去,站在一旁的林毅,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林毅看着面前的场景,这女人不要命了,知道这拍的是谁吗?

  陆南尉已经露出了嫌恶的表情,他还没来得及扯开她的手,满身酒气的女人就靠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“我告诉你哦!”她嘘声。

  阮溪踮起脚尖,凑到了陆南尉的耳边轻悄悄地说:“我……没醉,还能喝!”

  酒味儿萦绕在陆南尉的鼻前,他板着脸,软腻的身体紧贴着他,让他浑身都不自在。

  “这唱的哪出?”陆南尉哼声,实在不想多看她。

  接着,他一把钳制住她纤细的胳膊,快速将她扯开。

  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,他只是不喜欢她,并不想伤她。

  步伐有些浮的阮溪却没站稳,倒在了沙发上。

  女人长发凌乱,遮挡了清丽的容颜,倒在那里的姿势,狼狈至极,以至于林毅都不忍心看。

  “你们干嘛,欺负人啊!”

  惊叫声传来,陆南尉和林毅朝来人看过去,一位戴着眼镜的女人气冲冲跑过来。

  沈美诗来到阮溪的身边,将她从沙发上扶起来,瞪着面前衣冠楚楚的两个男人。

  “长得人模人样的,在清吧还对女人动手动脚……”沈美诗为阮溪打抱不平,只不过话还没说完,就被林毅给打断了。

  林毅诶了一声,指着阮溪说:“是你朋友醉酒扯着我们一顿胡说八道,怎么就成了我们对女人动手动脚了?”

  沈美诗就要辩驳,阮溪却双手往她脖子上一勾,然后用力摇晃着沈美诗。

  一边摇还一边说:“坏人,都是坏人!”

  汗……还真醉了,沈美诗那叫一个不好意思。

  她连忙低着头一边对他们说对不起,一边把人扶走。

  林毅想叫住她,冤枉人就想这么走了?

  他还没迈开一步,就被陆南尉伸手拦住了:“和她们较劲,没意思!”

  陆南尉看着那两个人离开,他眉宇之间的沟壑还没有舒展开,酒味儿像是侵入了他的身体,怎么闻都存在着。

  内心的不适,让陆南尉不愿再待下去,和林毅打了声招呼,离开了。

  而沈美诗成功把阮溪带出清吧后,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好在那两个男人没有为难她。

  看着醉的不清醒的阮溪,沈美诗无奈:“你啊你,怎么喝这么多。”

  沈美诗拦了一辆出租车,想要将阮溪塞进去:“上车吧!”

  “不,我不回去,那里不是我的家!”阮溪叫着,带着点闹腾的意味。

  沈美诗失笑:“这会儿倒清醒了?知道不去那个家,放心,我不送你去那里。”

  醉了酒的阮溪,像个孩子,沈美诗好说歹说才把她劝上车。

  路过药店,沈美诗给阮溪买了点解酒药,阮溪喝了之后,好受一点,靠着沈美诗的肩膀睡了。

  好一会儿,才抵达阮溪养父母的家,沈美诗叫醒阮溪。

  解酒药早就让阮溪醉意散去,但醉酒的后遗症还在,她仍旧感到头疼欲裂,她晕晕地下了车。

  一下车,阮溪却被人一把抓住,身后传来声音:“小姐,跟我们回去!”

已经是第一章

猜你喜欢

投诉
kywxxs快阅文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