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一章 古怪红包
投诉

你春节扫过红包、薅过羊毛吗?

  我相信,很多人都这么干过。

  今年春节,集五福、扫红包,各种APP我下了一堆,零零总总的薅了好几百。我有个专门的分享群,大家互相分享薅羊毛的心得。

  后来发小给我发了个二维码,说是每天扫一下,最低都有一百多元。

  作为一个资深的羊毛客,各种套路我见多了,我以为这羊毛跟从前一样,不是消费红包,就是境外消费红包,不然怎么会有那么高的金额?

  可那天我一扫,就出了个1322元真是把我都惊了,手机差点丢地上!这可是我这一年薅的最深的羊毛。

  但那红彤彤的红包上写的不是恭喜,而是一句话:你回来了。

  我以为是随机的词儿,也就没在意,顺手把二维码分享到了群里。但是那帮羊毛客跟我说那二维码什么都扫不到,就是一堆乱码,我也没在意。怕二维码过期,当时就绑卡提现。

  但是到了第二天,我又想起了那个二维码,我发小说了,每天都能扫,每次不低于100,哪怕别人说他过期了,那我扫一下也没什么是吧?

  这一次依旧让我扫出了红包。

  16543元!

  妈耶,我差点把手机给扔了,我数了两遍,一万多,这商家是疯了还是我疯了?

  但这二维码依旧只有我能扫,其他人扫不了。

  这让我暗爽不已。

  也不知道这个二维码能持续多久,但就这么一直扫下去,我还上个屁的班。

  这一次,红包上面也有字:我等你很久了。

  你回来了,我等你很久了。

  这两句话联系到一起我头皮发麻,心想估计只是个巧合。

  对,就是巧合。

  第三天我依旧去扫了二维码。

  这一次比前两次更多,175894元。整整十七万!

  看到银行卡到账的信息我快兴奋的飞起来。

  红包上的话我只扫了一眼,也莫名其妙,更让我确信,之前那两句话能连在一起纯属巧合。

  明月落地可活。

  这话看起来就像是用机器随便打的,一点逻辑性都没有。

  然而那个二维码从第四天开始便扫不出任何东西了,无论怎么扫,都是一个新年快乐的图片,配着那句机器打出来的“明月落地可活”六个字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  我心想,之前那两天估计是系统bug,商家总算发现了这个bug,但是已经给我发了这么多钱,所以,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,干脆把这个二维码给关闭了。

  我叫叶枫,在镇子上的工厂里打工。

  这几日过年便回了村,我家住在牛家村,村子名虽然这样,但全村姓牛的,就只有一户。

  转眼间已到了大年初四,再过几天就要去上班,忽然没了大羊毛可薅,早上起床的时候,我的那张脸那叫一个生无可恋。

  我娘挺八卦的,饭桌上时便跟我说了个传闻:“村头那个牛结实的媳妇怀了个崽,足足18个月了还没生下来,都说怀了个哪吒,要做法呢。”

  “假的吧。”我闷头扒饭,开口说道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,牛结实快烦死了,还说,再生不下来就去做引产。”

  我只听说过六七个月做引产的,甚至胆子大点的8个月做引产,18个月怎么做引产?

  这生下来是个啥?

  “牛结实的媳妇连名字都取好了,说怀了个仙女,取个名字叫明月。”我娘就当说了个传闻,也没太在意。

  我扒着饭,却突然听见了明月二字,倏地抬头,瞪圆了眼睛问:“叫啥?”

  “明月。”

  明月落地可活。

  这几日,那六个字像是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,随便一想,便觉得头皮发麻。原来明月说的不是天上挂的那个月亮,而是怀胎18个月没生下来的孩子。

  明月落地可活,如果明月没落地呢?那我不是要死了?

  但我转念一想,这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?八成就是机器打出来的字,只是巧合罢了。

  可如果真是巧合,那么前面两个红包所联系起来的话,也都是巧合吗?

  别说这在我们村是个新闻,就在整个省都是个新闻。

  大中午的时候,一辆面包车进了村,那面包车上都是生面孔,一水儿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,但每个人脸上都是凶神恶煞的。

  那面包车上左边写着“无痛人流,你我都轻松”,右边写着“不要998,不要888,只要298”。

  我心里咯噔一声,牛结实总算下定了决心,要把孩子打掉了,可这找来的医生,也不像是正规医院的。

  丢了碗,我便朝着牛家的方向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。

  我过去的时候,牛家里三层外三层围着都是人。牛结实就坐在自家门口的那棵大树下,吧嗒吧嗒的抽着烟。房间里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声令人头皮发麻。

  “别动我孩子,别动我孩子!”

  那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将牛结实媳妇滴溜起来,往面包车的方向拽了过去,一看就打算去医院做引产。可牛结实的媳妇瘦小,一个大大的肚子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危险,那医生护士毫不怜香惜玉,将牛结实的媳妇一把抓起来,便推搡在了地上。

  若正常人这么摔倒在地上都能出个好歹,更何况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。

  我大吼一声:“你们做什么?这是要杀人吗?”

  牛结实推搡我一把:“关你什么事?一边呆着去。”

  我气不打一处来:“那是你孩子。”

  牛结实脸红脖子粗的,一跺脚:“老子没这个孽种。”

  连家属都同意,那帮医生更是肆无忌惮。

  “牛结实,你若伤了我的孩子,我做鬼也不放过你。”牛结实的媳妇看上去瘦瘦小小的,竟能发出这样的吼声。

  牛结实转过头去,不敢看地上的媳妇,只冲着旁边的医生迅速的摆了摆手。

  那医生便迅速围了上去,把牛结实的媳妇拖上了车,可人刚刚上去,羊水便破了。

  顿时站在我旁边,那老婆子说道:“羊水破了,这是要生了。”

  一时间,医生们的动作都停了。

  村长一跺脚,提着旱烟袋子在牛结实的脑袋上就是一下:“你是不是傻?那是你的娃!”

  一语惊醒梦中人,或许是村长那一旱烟袋子,终于把牛结实给拍明白了,他连忙央求村里的老婆子给他媳妇接生。反倒是那帮医生,被人晾在了一旁。

已经是第一章

猜你喜欢

投诉
ylsc111奕林书城